相調使我們交織在一起

 

『相調的實際就是交通,是生命的流在我們堶情A在我們中間,並透過我們彼此流通。』(一九九九年冬季錄影訓練信息摘要第十二篇)

結婚四年來的過年,不但在送往迎來的年節禮俗中感到受壓,眼看親友在年假中,沉迷放縱在世俗虛妄的娛樂中而無從扭轉,靈媮`有說不出的沉重與苦悶。今年春節假期,全台眾召會分別在十三處舉行新春特會,同樣的信息,相調的說話,任何地方都可參加。於是,我們像找到避難所似的,選擇可以在外過夜的竹苗區特會,一來藉此被聖別,逃避世俗的年節活動,二來可與聖徒相調,同過一個屬靈的年。

竹苗區特會自除夕前一天到大年初一,三天兩夜共六場聚會,地點在大地震之後只有輕微損壞的埔里鎮寶大飯店。手冊上有十九處召會(我們家自竹東召會報名,另有三芝新社潭子等非竹苗區的召會),多數是一家一家的,共五百九十九人,加上許多臨時報名的,以及地主―埔里召會,所以這是六百多人的集調特會。除了全省相同的春節特會信息外,還有兩個時段各分兩大組,共四個場次,作為各召會的感恩見證聚會。

在這樣的感恩見證聚會中,沒有事先的排練,沒有嚴格限制一人一分鐘,從容自在,倒像大型的家排聚會似的,一個召會一個召會的說話。有的年終數算主恩,有的分享特會信息,有的發表相調靈感,豐盛多樣,真有吃屬靈年夜飯的感覺:『何喜樂,神的眾兒女,在家堨D面前同歡聚,同述說蒙主奇恩的故事』靈堹u是自由高昂喜樂。因與水圳弟兄輪流照顧孩子,所參加的那一場感恩見證聚會,就有新竹南大區中壢竹東新豐湖口和埔里等召會的分享,感動良深,至今猶然。在此摘要幾段如下:

竹東召會

竹東召會在去年暑假,由在職的弟兄姊妹為青少年兒童舉辦『夏季成長營』,陪孩子們讀書、學電腦、運動、遊戲,並追求生命課程,不但讓幾位年輕媽媽有機會擺上自己那一份,也讓小朋友擁有全方位充實、成長的暑假。從小朋友率真的分享中,真讓人同感到他們的幸福與滿足。此外,環繞竹東的幾個鄉鎮,都尚未有召會,就讓竹東召會充滿開展的靈。尤其位於芎林的大華技術學院,更是幾位兄姊集中火力開展的大漁場,在配搭中也更深的經歷同心合意、同魂努力、彼此相愛。

湖口召會

湖口召會到去年年底,聚會人數比一年前成長百分之一百六十,有的是外地遷入,更多是新蒙恩的他們說,他們都沒有做什麼,也不知道能做什麼,就只有禱告,而且還不是厲害迫切的祈求,只是一有狀況和需要,大家一交通,就忠信的代禱。禱告禱告,然後人數就一直增加,得救的家也增加。這次相調,他們來了六十二人。

新豐召會

接著是復興的召會--新豐。曾經開展得轟轟烈烈人數洋洋大觀的新豐召會,由於一些特殊事故,多年來不在職事的水流中,也鮮與外地召會交通,情況甚為艱困。經有心的弟兄們尋求出路和幫助,在聖靈的感動和帶領下,終於在去年六月底恢復晨興有弟兄見證,原先讀書報看到的都是黑暗的,但一進入職事的話語,晨興不過幾天,全人就甦醒過來,得到真正的復興。如今在新豐的弟兄姊妹,絕口不提已往的消極與死亡,只有單純的邀人一起晨興,一同進入純淨的話語高峰的真理。果然,生命吞滅死亡,聖徒們一一被復興。

另一蒙恩的點是相調。在此之前,新豐召會最近一次的出外相調是一九八八年,直到去年(一九九九年,相隔十一年)八月二十八日,一群聖徒相偕到台北參觀信基大樓和三會所,很多弟兄姊妹深受感動在三會所的聚會,靈是那麼自由運行,不但弟兄姊妹靈媬E動,有一位姊妹的丈夫,大家為他代禱了六年仍無動於衷,當天卻因所聽到的見證受感,主動要求受浸。這是新豐召會十一年來第一次出外相調。之後十一月到中壢,今年一月到台北十四會所,以及這次到埔里,一次一次的相調,使他們的復興更拔高

聽新豐的交通,我內心有說不出的酸痛苦楚,隱隱的悲情中令人由衷的同情憐恤,因為我們親愛的兄姊們,已往的情形就像被壓傷的蘆葦如今他們又像菖蒲一樣,從污泥中復興,讓人不得不為復活生命的大能喝采。一位姊妹說,從以弗所五章十六七節看,要贖回光陰,就要明白甚麼是主的旨意,所以她更渴慕真理,寶貝主的話。在為他們的復興歡呼之餘,我更受他們激勵他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,積極進取,竭力追求,不顧自己的魂生命,不自憐自艾,只單純的要主而已,這不是人的美德,這是顯大的基督

埔里召會

埔里召會那滿了生命、真情流露、感人肺腑的交通,就是最芬芳的地主之誼了。九二一大地震時的天搖地動,沒有親身經歷的人如何能體會?多年來,讓埔里召會以『接待』聞名的埔里會所垮了,住在會所的暨大姊妹們,劫後餘生的被一位弟兄救出來,大部分弟兄姊妹的房子不是全倒就是半倒,他們只好住在帳篷堙C看到埔基(醫院)抬進抬出的屍體,就感謝主的保守,因為埔里的聖徒個個平安。也感謝主沒讓震央在台北或高雄,因為埔里鎮因地震死亡的兩百多人,已教人很傷心了,若震央在都會區,會是何等的災難?

地震後,有十位暨大的學生聖徒,因到台大寄讀而到台北三會所,有十位年長的聖徒因房屋倒塌而投靠到外縣市的兒女家。所以,地震後,埔里召會雖無人傷亡,聚會人數卻少了二十人。所幸屏東、花蓮等許多外地召會,天天有遊覽車載來一車一車的弟兄姊妹,有的不辭勞苦當天來回,有的小住幾天後輪班更替,更有海外聖徒組隊前來。從外面物資的援助、硬體設備的重建,到挨家挨戶接觸居民、傳揚福音,外地聖徒的支援與幫助,所給所作太多,直到去年底,新受浸的有八十多人,全時間受訓學員也有一隊十五人進駐埔里,協助餵養、照顧。因為需要實在太大,一位原本全時間,後來帶職業的弟兄,為此再度放下職業,全時間服事主和祂的召會。

埔里的弟兄很感性的說,這次竹苗區新春特會相調到埔里,埔里召會沒能接待服事,反倒被竹苗區的召會接待三餐,鎮寶大飯店雖然夠大,設備也不錯,但總不是自己家的感覺。如今召會已看好一塊地,再不多久埔里就有新會所了,屆時歡迎各地召會再來相調。

此外,還有大湖召會,雖然只來了十六人,但他們平常聚會是十二人。新社這新開展成立的召會,來參加的三十五人中,包含七個家,且大半都是新人。這樣的集調真是多方面的將基督的所是彰顯出來,供應眾人。

相調的實際就是交通,這個交通調整我們,調節我們,將我們調在一起,使我們失去我們一切的區別。(一九九九年冬季錄影訓練信息摘要第十二篇)這樣的交通不在於藉以乘載意義的詞彙,而在於基督生命的流通,有流通,就會失去區別,就能交織在一起。這次的相調的確覺得受到生命之流的沖刷,得到外地交通的一些調節。有一位在中華大學任教的新竹弟兄,年齡與我相仿,我問他小孩有多大了?他竟答:『七六五三一』,原來他有五個孩子,年齡分別為七六五三一,極度驚嘆中,我平日一人帶兩個小孩的辛勞感,也在這樣的交通中,得到沖刷和調節了!(四區  陳歐秀慧2000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