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歷史福音化>>----慈禧太后家的小排

 

人物:慈禧太后;小李子;文天祥;秦始皇;小喬;楊貴妃;唐伯虎;蘇東坡;樊梨花;林黛玉。

<開場>

后:『你的歡迎聲音,召我前來相信』(大726)嗯,跟主親近的感覺,好美好美!  小李子啊--

李:喳.

后:這會兒是幾點鐘啦?

李:稟太后,就快七點半了.

后:這些年輕人也真是的,明明是七點半的小排,卻總是拖拖拉拉的,就沒一次會準時到齊!

李:啟稟太后,人家平時都忙,又是山長水遠的,就是遲到一會兒,也一定會趕來的,您老人家再耐心的等候吧!

后:等候,等候,要等到哪時候啊?

李:稟太后,您就別埋怨了,待會兒就有人來了.小的還得趕到哈爾濱,去參加事奉交通呢!

后:那你就快去吧,反正我是『不見一人,只見耶穌』,不埋怨人,那就讚美主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:『我是呼出我的愁苦』(大210)

后:原來是你文天祥呀!人未到聲先到,你剛剛唱的是什麼歌呀?

文:這還用問嗎?當然是我千古不變的招牌───正氣歌。

后:那怎麼是又呼出又吸入的呢?

文:太后有所不知,要想『養天地之正氣,法古今之完人』,就得呼出人的罪惡愁苦,吸入神的一切豐富啊!

后:哦?有此一說?

文:因為『天地之正氣』就是神聖生命之氣,『古今之完人』就是神人耶穌。

后:所以這麼一呼一吸,就能養正氣,又能活基督了!

文:太后您真是英明呀!

后:好說好說,你這麼養正氣是很不錯的。每天早晨小李子都陪我練『內丹功』,我想也該練你這個『正氣功』了。

文:什麼是『內丹功』?

后:就是呼求主名呀!一早起來,什麼事都不想,就先呼求主耶穌的聖名,其實這『內丹功』就是操練靈。

文:哦!難怪太后您日理萬機,卻是心思清明,容光煥發,天天都是喜樂剛強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秦:『大山可以挪開』(兒48)哎!我秦始皇一生就做錯一件事,那就是當年實行『新路』的時候,只有『書同文,車同軌』,忘記也該『語同音』了。害得現在世界各地的人語音不通,傳起福音來還真麻煩!.....見過太后。

文:你剛剛說什麼?你把遺臭萬年的『暴政』說是『新路』?!你焚書坑儒、罪惡多端,還嫌作得不夠,你有沒有良心呀?

秦:喂──!你先別激動,聽我說完嘛!

后:文天祥呀,都是主裡的弟兄,有話好好說嘛!

文:哼!(放手)

秦:就是嘛,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,你以為這樣就很屬靈啊?

文:(再怒)你說什麼?

后:秦弟兄,你就少說兩句嘛!

秦:也沒什麼啦!我是說當年推行車同軌,將道路規格化,又實行書同文,統一了中國字,讓中國人不僅外面交通方便,而且書信交通也更順暢,所以我說是新路。假如也能語同音,人和人說話好溝通,傳起福音來就更容易了!

文:算你會掰!可別忘了你以前『焚書坑儒』的大罪呀!

秦:哎唷!文老弟呀,這是幾千年前的往事了?你怎麼還記得呢?打從我信主開始,神就赦免我一切的罪了!

后:嗯!神的赦免就是忘記!

秦:可不是嗎?更何況,若不是我燒掉那些書,減輕了考古的負擔,現在的學生恐怕就更可憐了!

后:你就是會耍嘴皮!

文:真是不知悔改,犯罪還有理。

秦:ㄟˊ,誰不是『大過不犯,小錯不斷』的呢?弟兄,你也該學學彼此相愛,『不計算人家的惡』呀!

文:我知道『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』。

『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』(歌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喬:計算什麼惡呀?!

后:沒什麼,他們倆一見面就愛鬥嘴,總有抬不完的槓。

楊:喲!太后,您今個兒氣色真好,一見到您就覺得有供應,有主的同在。

后:貴妃呀!你快別這麼說,我們有主的人,基督是我們時刻的供應,幾時軟弱,幾時就能剛強,氣色當然能靠主的加力好起來呀!

楊:哎!太后,您有所不知,我一想到唐明皇那死鬼,就一肚子氣,什麼天長地久、海枯石爛的愛情,現在都是穿腸刺肚的回憶了。嗚....到了生死關頭,還不是出賣了我,只顧救他自己,嗚....

文:楊姊妹,你就別傷心了,事情既然發生了,還不是叫我們經歷主?!

楊:是啊!只有主的愛情永不改變,祂的愛是捨命的愛,而且越久越甜。

     『愛中最愛』(兒詩錄三B) 

喬:可不是嗎?想我當年嫁給雄姿英發、風流多情的周瑜,羨煞多少名媛閨秀,如今還不是隨大江東去,隨浪淘去,哪有留下什麼呢?

秦:哎!江山也好,功名也罷,都是虛空無聊的玩具啊!

喬:是啊!『是非成敗轉成空,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』那有什麼人、事、物,可以跟主相比呢?!

     『耶穌不改變』(兒 24)

后:瞧你們一個個又感傷,又歎息的,可別忘了若有人在基督堙A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一切都是新的了,唱唱那首新希望吧!

     『新希望』(基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唐:『讚美我慈愛的耶穌....』

文:唐伯虎啊!你總算來了,得救那麼久,您這位江南才子是第一次來參加小排聚會呀!

秦:是啊!你這『不愛功名愛美人』的名門闊少,當年三個月之內就娶得八位美豔絕倫、能詩能畫的大美人,如今還在大享齊人之福吧?

唐:兩位哥哥就別再糗我了,你們也知道,我是有苦衷的。當年寧王造反,想網羅人才為虎作倀,我是因為不願助紂為虐,所以才假裝對功名沒興趣呀!

喬:是啊!假裝對功名沒興趣,還要藉著娶八大美人來炫耀你的大男人本色嗎?

唐:喬姊妹,這您就言重了,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,他的美榮就像草上的花,草必枯乾,花必凋謝,只有神的話是永存的。當年還沒信主,又想逃脫惡人的網羅,只好出此下策,讓人以為我荒唐、墮落,是個沒出息的人呀!

楊:這麼說,您唐弟兄並非好色之徒,這八大美人還是您不得已的風流保護色囉!

唐:那當然,你們不知道,騙過那個賊王後,我就信主了,而且還把這些美人遣散回家,只留下作丫頭的秋香作我的妻子,因為她才是神命定給我的配偶呀!

后:喔!真有此事?這倒是歷史上沒記載的,不過你能勝過情慾,將那些美人遣散回去,沒耽誤人家的青春,倒是很好的見証!

唐:是啊!世人都誤以為我貪戀美色,其實最美麗的有誰呢?!當然是那比美者更美,比甜者更甜的耶穌了。

    『主, 你如一棵美麗鳳仙』 (大141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蘇:哎!不能依戀,不能依戀,都是險惡,都是陷阱,不如歸去呀!

     『空空空』(大 701 )

后:哦!大學士來了,你不是被貶到海南島去了嗎?怎麼能來這兒呢?

蘇:參見太后,臣看破紅塵,想辭職不幹,要回老家全時間服事主了。

文:蘇弟兄氣度恢宏,不會因小人的刁難陷害而退縮,而且才高八斗,既能在政壇上施展抱負,又受百姓愛戴,作主剛強的見証人,如今怎麼突萌退意呢?!

蘇:文弟兄有所不知,想我蘇東坡也是有理想,有抱負,又熱愛我的工作;但宦海沉浮,人浮於事,加上人心險惡,不但利慾薰心,而且勾心鬥角,無所不用其極,我英雄無用武之地,虎落平陽被犬欺呀!

秦:那麼你是在世界走頭無路了,才想全時間囉?

文:是啊!你把全時間事奉主當作是逃避現實的藉口嗎?

喬:蘇弟兄,您這不是把服事主的人拉低了嗎?

蘇:弟兄姐妹不要誤會,我是深受主的呼召的,知道我得救本當來事奉主,這世界不配得著我,如今這世界既臥在那惡者手裡,政治也沒什麼可為的了,不如趁我還有氣息在,把握時間來服事主。

楊:我很能體諒蘇學士的感受,要能與狼共舞,需要神的恩典;能全時間也是在乎神的恩典,我們應當在愛裡扶持他呀!

后:對對對,看到年輕人愛主,不管用什麼方式,都應該扶持、鼓勵的。無論是學生、在職或家庭主婦,雖然生活型態不同,但都要有全時間的靈才好呀!(眾人點頭)

蘇:『這世界非我家』(小 748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後隨林):嘿嘿嘿!『我們乃是發亮的星, 騎白馬前進.....』

后:啊!是移山倒海的樊梨花耶!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。

樊:參見太后,見到您真是喜樂,我今天在路上帶了這位姊妹信主受浸,一聽她家離您這兒很近,所以就特地帶她來給您認識,還得請弟兄姊妹日後多餧養照顧呢!

文:太后,這位姊妹是誰呀!怎麼以前都沒見過?

后:哦!她就是當年「三難夫婿」的樊梨花,不但武功蓋世,智慧過人,而且很有傳福音的負擔,早在你們信主前就全時間了。現在她是騎著傳福音的白馬,在各鄉鎮開展的底波拉,帶了很多人信主呢!

秦:原來是山胞姊妹,難怪看起來這麼神勇!

后:什麼三胞、四胞,我們都是主內同胞,在主裡不但不分猶太人和希利尼人,也不分山地,平地!你再胡說八道,待會兒不准你吃綠豆湯!

秦:喔!對不起,對不起,請姊妹赦免我一時失言。

樊:沒關係。

喬:那麼這位姊妹貴姓呀?

樊:你自己自我介紹吧!

林:小女子林黛玉,自小父母雙亡,體弱多病,現在寄住在外婆家。大觀園內的是非恩怨,把我搞得不得安息,天天以淚洗臉,沒有一日好過,嗚.......(樊拍其肩慰之)。今天傍晚,在璀燦的霞光之下,我在大觀園的後院正唱著葬花詞葬花!『花謝花飛飛滿天,香消玉隕有誰憐』。這位梨花姊妹就來了,她不但告訴我人生的奧秘,將神的經綸和聖經的真理說給我聽,還教我唱了一首新歌--

   『春天花開秋天葉落』(兒 269)

楊:你現在得到生命的主,就不會憂傷了吧?!

林:是的,我過怕了以前那種無主、無望、無目的的日子了,黯淡、悽慘,又禁不起一點刺激和打擊,既沒有安全感又沒有信心,沒有目標的痛苦真是難熬啊!

唐:聽你的談吐,想必你也是一位飽讀詩書的才女。既然信主了,就要在主的生命裡靠主喜樂,不要再傷心難過了。

蘇:是啊!知識、學問、功名、愛情,都不能叫人得著滿足,和可靠的安全感,能信主是有福的,林姊妹,主真是愛你呀!

喬:黛玉,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了,也都是神家裡的親人!有什麼事都可以向弟兄姊妹敞開,好讓咱們彼此供應,互相扶持,一起擔待!

楊:對呀!你可別見外了,我們都同有主的生命,可是比骨肉還親的。

樊:太后,黛玉就交給您了。還有眾多受苦的靈魂,正迫切等待福音的拯救,我這就告辭了。

后:你現在要上哪兒去呢?

樊:我想到天安門去。

秦:哎!福音的需要如此之大,我要奉獻黃金千兩,讓樊姊妹路上花用。

楊:對呀!我也可以將華清池奉獻出來當浸池,可以一次受浸三千人、五千人,早早福音化全世界。

后:聽了福音,相信、受浸後,人還需要常聚會,追求生命長大。我也將頤和園奉獻出來蓋大會所,這樣,三不五時的特會,就可一次容納四、五萬人,大大彰顯基督那豐滿者的豐滿了!

樊:那太好了,社會各階層的聖徒都有福音祭司的靈,凡我們所作的都為傳福音的緣故,不惜費財費力,把神帶到人裡面,把人帶到神面前,叫神人都得最高的滿足,這就是我們人生的目的呀!

   『需要耶穌』(大 7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