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剛強的活下去

十二月7日晚上得知我敬愛的兄長水源弟兄住院後,十分震驚,趕緊告訴張弟兄,因為知道員林的父老兄姊都很愛他,一定都會關心這件事。一想到水源弟兄對主的單純與絕對,多年在召會中的勞苦,並對弟兄姊妹的愛心與服事,如今要承受如此的病痛,內心真有說不出的心疼與不忍。

13日晚,終於和惠卿、蘇老師母拖著小迦勒一道前往台中榮總了。榮總很大,像個迷宮似的,正巧就有一位順路的醫師領我們穿過複雜的走廊,找到我們弟兄的病房,一路真有出人意外的平安。一進病房令我驚訝的是,水源弟兄正坐在椅子上,身上吊著點滴,神情自若的與兩位來探訪他的弟兄交通。他一見我們來,那種如見親人的喜樂的笑容,叫我差點哭出來。他笑著說:『你們看,我現在是不是很好?!』是的,是很好,有主的同在,有安息,有榮耀的盼望。他還關心我新竹、員林兩地跑,我說這是雙份土地的享受。看他點滴的管線從脖子插在鎖骨旁,身上還掛著尿袋,兩腳浮腫,沒等我們開口問,他就體貼的向我們娓娓道來,簡報他的病情。

原來十一月底他因腸胃不適,先在大雅就醫,以為只是大腸阻塞,腹部疼脹。住院一檢查,發現病情不單純,輾轉換院到了榮總,醫師弟兄們更在主的愛堿陞L會診,讓他作徹底的全身檢查,到十二月8日,幾乎已十分確定是腹部淋巴結的腫瘤,腫瘤壓迫到腸,腸壓迫到輸尿管,所以腎藏十分疼痛,難怪住院前就有發燒、盜汗的現象。當天(13)他已作完第二次的化療(淋巴結無法用開刀手術拿掉),目前就是安心接受治療,服事的工作暫時先交出去,弟兄們也為他請了一個看護。他很確定的告訴我們:我要剛強的活下去

聽他的交通,就像在接受他屬靈的供應。我怪他常常因為服事錯過用餐時間,他說經過這次之後,他願意在飲食上接受操練和變化。他特別有兩大負擔要我們代為轉達。

一、他深感對員林弟兄姊妹的虧欠,因為十二月1011日兩天好多愛他的兄姊去看他,但那兩天他因醫師給他加重鐵劑的服用,他的身體無法吸收、負荷,以致整個人發燒疼痛不已,所以大家去看他時,只見到他躺在病床上,不能言語,害弟兄姊妹擔心了。

二、他深覺這是主作事的時機,得這樣的病,不能白白受苦,他的父親雖曾呼求主名,但尚未得救,母親受浸了,卻無召會生活。藉這次機會,他負擔沈重的表示,總要讓他未信主的家人都得救。所以請弟兄姊妹不僅為他的病痛代求,也能為他心頭沈重的負擔代禱。

四十分鐘的交通,帶進同心合意的禱告,弟兄溫文的外表堙A有著『無欲而剛』積極的靈。想當初,他為了要過召會生活而到員林,為了愛主而全時間,他的服事像主那樣,寧可救別人,不辭危難,幫助孤單的,勉勵灰心的,恆久忍耐、溫和謙卑、於人無傷。今天我能服事他甚麼呢?除了提供一些食療資訊外(因人體經過化療後會十分虛弱的),就是積極為他禱告了。但願我們都在一個身體堙A與我們親愛的弟兄一同經歷祂復活的大能和不止息的愛。(大葉 陳歐秀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