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主工人的見證-追念親愛的張王帥信姊妹-

 

 八月十四日上午九時,約一千五百位聖徒,從各地齊聚到台北市召會第一聚會所,為著追念主恢復堙A一位可敬、可佩,在召會中事奉直到路終的主忠信的同工,我們親愛的張王帥信姊妹。

 

 服事的弟兄們於上午七時,即開始會前的禱告、豫備聚會。八時聖徒陸續到會,九時整聚會正式開始,會場已是座無虛席。在肅穆的追念中,弟兄們首先介紹張師母的生平,繼而有她平生所服事過之地方,如北投、台中、日本、香港、美國,以及台北等地的負責弟兄、長老同工,為她所作的見證。

 

 

 聚會第二段開始,放映名為「一個主工人的見證」錄影帶,五分鐘的內容,藉張師母幾段重要交通的錄影,將一位主工人的典範、風骨展露無遺;她說,「主知道你們為祂所給我們(張湘澤弟兄夫婦)的愛有多深,扶持的力有多大,我只有求主記念你們,祝福你們。」

 

 

 在姊妹們的見證,以及弟兄們最後緬懷及勉勵的話中,聚會於十二時結束,眾聖徒久久無法散去。從全臺各地來的,從海外來的,多人紅著眼,三五成群的,繼續述說著張弟兄夫婦在聖徒中的故事。

 

 一九八九年三月間,李常受弟兄在臺北,帶領全時間訓練時,曾在幾次聚會中,說到一個事奉主者的人格。今天弟兄姊妹的交通見證,說出了張王帥信姊妹,實乃此等工人;在人性中,藉著神性,活出了高超的美德,有超凡的愛,極廣的寬恕,無上的信實,盡致的卑微,絕頂的純潔,至聖至義,光明正大。

 

 

 超凡的愛-她向主、向召會、向她的丈夫、向她的同工、向每一個經過她的人,她所奉獻、所給予、所付出的都是超凡的。張弟兄失去視力之後,她向主禱告,求主不要讓她在張弟兄之前離世,因為張弟兄已不能單獨生活,她知道張弟兄需要她。她一生只掛念主和祂召會並聖徒的需要;她的奉獻是完全的。

 

 

 極廣的寬恕-她心胸寬大,不計算人的惡,在召會數次的風波中,與張弟兄站在一起,以無限的體諒,挽回許多岔出去的人;以真理和生命,穩固許多搖擺的人。

 

 

 無上的信實-她不僅向主忠信,她向著她的配搭、她的同工,向著主恢復中這分話語的職事,也是忠信的。她曾說,她感謝主,將倪弟兄、李弟兄、李淵如姊妹、張湘澤弟兄賜給她,使她一生受益;然而,在她一生的事奉並跟隨堙A她豈不也是向著主和這些主所寶愛的人,以及主的召會,忠信直到她的路終。

 

 盡致的卑微-她自幼絕頂聰明又智慧,滿有膽識又勇敢,卻在得救後作了一個卑微的人;在弟兄們遮蓋下服事,不自誇,不自尊,一再宣稱自己是個罪人蒙主恩。她親手作工,陪在張弟兄身邊,服事了他們那一代的人,也服事了我們這一代的人,更服事了下一代的人。她負主的軛,學主的樣式。

 

 

 

 絕頂的純潔-她不僅潔,並且純。用清潔的心事奉神,服事人;單一純潔,無論環境如何,不怨神不尤人。

 

 至聖至義-至聖是對神,至義是對人。她向著神,是一個馨香的祭物;從年幼跟隨主起,即絕對被分別;她靠主、活主,至終她彰顯主。她向著人,滿了慈憐;因著自幼喪母,即負起照顧弟妹的責任;服事主後,更以柔細全備的餧養、顧惜主的小羊,照顧主的工人;她是一個對的人。

 

 

 光明正大-她一生在光中生活行事,光明磊落,坦坦蕩蕩,照真理而行,並且活出真理。雖然在李弟兄釋放神人高峰真理的最後,在主的主宰中,她已漸無言語,但她卻在清明的靈堙A尊貴的活出神人的實際。這是她向著主恢復這分話語的職事,最後、最甜美,也是最寶貴的見證。

 

 感念她的一生,主不僅將她作成一個恩賜,賜給祂的召會,使眾聖徒受益;主也將她作成一個榜樣,使眾聖徒可以跟隨。並且,這樣的恩賜和榜樣,更成了眾聖徒的鼓勵,使我們可以放膽的往前。我們也願為此勞苦,照著主在我們堶惜j能的運行,竭力奮鬥。